一个访问学者眼中的美国学习本科生

  笔者于数月前去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做公派访问学者,第一个落脚地就是中国出国生的公寓。有一天走进一名来自国内南方城市的男生的公寓,发现其生活用品大多是国际知名品牌,偶然发现桌子上贴了一张清单“American Dream”。这是他刚到美国所写,现在早已忘记,目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学好功课,找个美国妞,将来回家找个好工作,让妈妈高兴。与这类出国生朝夕相处久了,我对他们有了深入一点的了解。目前,每年有大量华人学生来美求学,我所访问的大学目前来自中国的出国生比五年前增长了七倍。
 

  这些让我不禁想起中国近代以来有计划、有组织的大规模出国留洋运动:第一批赴美学习生是由容闳组织和倡议,由李鸿章奏请,经清政府批准,最终选派了120名平民之子远赴美国求学。其中,学成归国的有后来的外交官唐绍仪、刘玉麟、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等。
 

  距离第一批清政府公派少年出国生37年之后,中国政府开始了大规模的第二批考试选拔公派赴美学习生的行动。
 

  这批“庚子赔款”出国生的佼佼者,早期有胡适、竺可桢、傅斯年等,后期有钱学森。
 

  上世纪三十年代至四十年代,除了一部分继续受益于“庚子赔款”的出国生,还有一部分来自富家子弟与贫民家庭的自费出国生,梁思成、金岳霖、邓叔群、林徽因等成为这个时期留洋的代表人物。
 

  改革开放之后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除国家公派项目之外,国内有理想、抱负和激情的青年学子积极通过欧美的研究生选拔考试进入欧美教育体系,在欧美的学习和见闻为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和变化。回国创业也成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赴美学习的青年才俊们的一大特点。
 

  目前,笔者所访问的大学,中国出国生的在校生总数已达1300余人。笔者也曾在加州伯克利大学校门口观察了十多分钟,放学高峰期从校门口走出的学生中,亚裔面孔占了很大比例,白人则少见。笔者在斯坦福大学不但碰到了许多华人,而且不时听到讲普通话的,这样的场景在美国一流大学的校园已日渐普遍。来美求学的主流学生从中学生到博士生,覆盖了美国所有的学校教育层次。
 

  访学期间印象较深的是,电子游戏似乎伴随着这些留美本科生的大部分业余生活。美国本科生的课业负担很繁重,教师不但随时考试,而且留的家庭作业动辄要在三五天之内完成,需要阅读三五本书、查阅大量文献资料方能勉强应付,这样的高强度学习在国内一般大学极为少见。对于一些与游戏为伴的留美学子,我十分奇怪的是他们如何应付课程作业,而这些出国生购车时往往出手阔绰,价值两万美金左右的车在我所遇到的出国生中很普遍。
 

  美国许多大学逐渐形成了颇有特色的“大学生中国城”,除了上课,这些三三两两的大学生们在住宿区几乎不讲外语,麻将是他们日常消遣方式。我曾与他们做过一次沟通,对家人送自己出来出国,他们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恩心态,至于未来做什么?他们告诉我,就是找个好工作而已。这是笔者接触到的一部分中国留美学生,还有一些则生活简朴,对于未来也不愿意多谈。近百年前的中国知识分子,留洋多有改良社会、拯救民众等理想,反观当前出国潮,留美学生们的想法似乎朴素和实际得多。
 

  美国与中国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留美本科生们面对复杂、多元的美式生活,心智尚且稚嫩的他们,局促、不安、焦虑和冲突必然会出现,接触一些不同的生活方式,尝试一些另类体验,对这些初踏入美国的中国年轻人都是不小的考验。我衷心希望他们都能学有所成。

   更多访问学者相关信息,请关注我们访问学者或者拨打我们的免费咨询热线400-801-8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