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体验的美国科室——中国医生分享

  都说美国医疗技术最牛,欧洲慢病防控堪称经典,日本康复享誉全球,韩国整形无人能及……外国的月亮真的比国内圆?他们到底牛在哪?中国医生分享他们所体验的美国最牛科室。
 

  ■克利夫兰是全美最好的心脏病中心,这里治疗的绝大多数都是疑难心血管疾病,和国内看心血管病找阜外和安贞一样,这里有全美最知名的大牌专家。在这里,首次搭桥、瓣膜手术只算常规的小手术,占日常手术的30%左右,其余均是大血管再次修补手术、心脏移植、肺移植这些高难度的手术。
 

  ■有次和医生一起出诊,一个9岁左右的孩子,一进诊室就大哭。医生和护士丝毫没有生气和不满,逗他开心,但孩子还是没有停止哭泣。过了一小会儿,一位护士牵来一只小狗和孩子玩,不一会儿孩子就不哭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小狗都是医院的正式“雇员”,主要在儿科和肿瘤科对患者进行安慰和陪伴。
 

  ■威尔玛眼科学院最牛的要数眼底疾病和视网膜疾病了。现在我国很多医院都会利用光动力治疗黄斑变性,效果非常好,殊不知,威尔玛眼科学院就是这项技术的“开山鼻祖”。不仅如此,世界第一例的人工眼睛的植入手术也是在这家医院开展。
 

  癌症
 

  1.安德森癌症中心
 

  2.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
 

  3.梅奥诊所
 

  体验医生:樊征夫,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骨与软组织肿瘤科副主任医师
 

  体验医院:安德森癌症中心
 

  治疗强项:肺癌、肠癌、前列腺癌
 

  要问安德森肿瘤中心哪些肿瘤治得最好,这可问倒我了。因为安德森的医生团队里拥有各个肿瘤领域里的世界级的学术领袖。在白血病、膀胱癌、肺癌、胰腺癌、前列腺癌、头颈部癌、卵巢癌、乳腺癌、子宫内膜癌和黑色素瘤治疗等领域全球领先。
 

  所有的肿瘤医生都知道,安德森有全世界最好的肿瘤重建外科,同时这里也有全美最大的一家显微外科培训中心。现在国内肿瘤专科医院开始尝试的多学科协作,就是由这里率先倡导的。
 

  一名17岁男性,4年前因左股骨骨肉瘤在拉斯维加斯一家医院行瘤段骨切除,节段性股骨假体置换。术后化疗发生神经损伤,逐渐造成左下肢远侧严重感觉运动功能障碍,加上双下肢明显不等长,以及假体远端松动造成慢性膝部疼痛。当地医院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医学中心,一致建议行假体取出并左髋关节解脱术。病人心有不甘,安德森骨科Dr.Lin和血管外科Dr.Chang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方案,即取出假体,设计一膝上水平截肢,行同侧带血管蒂胫骨游离移植,重建股骨膝上长度。这样在解除病痛的同时,避免了高位截肢,并还有望获得更好的假肢功能。
 

  另外,在安德森治疗肿瘤,还有一个全球性的优势,那就是病人能先于世界上其他病人几年的时间用上最新的肿瘤药物,因为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肿瘤药物临床试验基地,大多数的肿瘤药物都是从安德森的临床试验出来的。
 

  心脏病与心脏外科
 

  1.克利夫兰医学中心
 

  2.梅奥诊所
 

  3.纽约-长老会哥伦比亚与康奈尔大学医院
 

  体验医生:魏民新,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体验医院:克里夫兰心脏中心
 

  治疗强项:心脏移植、心脏搭桥、瓣膜修复
 

  2009年我有幸走进心中的圣殿——美国克利夫兰医院心脏中心访学六周。
 

  克利夫兰医院创始于1921年,作为全美排名第四的医院,不用太多华丽的介绍,重点说说我在全美排名第一的心脏病中心的真实感受。这里治疗的绝大多数是疑难心血管疾病,犹如我们在国内看心血管病找阜外和安贞一样,那里有全美最知名的大牌专家。在克利夫兰心脏中心,首次搭桥,瓣膜手术只算常规的小手术,占其日常手术的30%左右,其余均是大血管再次修补手术、心脏移植、肺移植这些高难度的手术。
 

  主动脉根部手术是他们的强项,主动脉瓣二叶化成型,David,Bental均是常规手术,主动脉弓部手术每周有3~4个。我曾经参观一位患者第七次心脏手术,这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
 

  Dr. Lars Svensson当时是心脏中心大血管外科中心主任,以改良David I式出名。我作为参观医生,可以自由地近距离观摩手术,保证了参观者看见各个关键步骤,现场的开放交流使参观者能更快了解各个关键步骤及技巧。回国后我也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心血管外科成功开展David I全弓置换象鼻子手术和小切口主动脉瓣手术,这完全得益于克利夫兰的开放式学习。
 

  克利夫兰心脏中心到底多牛?下面这些全球第一足以说明。1940年代首先分离出5-羟色胺,1958年开展首例冠状动脉血管造影,1967年发展了首例冠状动脉搭桥术,1996年开展首例微创主动脉瓣手术,2003年发现第一个冠状动脉疾病相关基因。前首席执行官Delos Cosgrove是世界著名的心脏外科学界巨人,曾任美国全国心胸外科协会主席,科研成果中有18项获美国国家专利,其中两项因在心脏外科学发展上起到革命性作用而以他的名字命名。
 

  神经学与神经外科
 

  1.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2.梅奥诊所
 

  3.纽约长老会哥伦比亚与康奈尔大学医院
 

  体验医生:周筠,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
 

  体验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治疗强项:肌萎缩侧索硬化、动脉瘤、脑瘤、癫痫等
 

  现代神经科学发源地。一句话,就足见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在神经学领域的权威。我在霍普金斯访问时得知,现代神经外科的创始人Cushing H(1869~1939)就是在这里开启了他辉煌的职业生涯,其墓志铭刻着“第一个作帽状腱膜缝合的人长眠于此”。
 

  神经学领域是医院的优势领域,重点拳头科室,下设多个治疗中心:包括脑血管疾病、动脉瘤、脑瘤、癫痫、多发性硬化等,每一种疾病分别设有独立的治疗中心。神经疾病纷繁复杂,如果说一种疾病有十种原因所致,医生也会一一排查,一个都不放过。
 

  我去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进修之时,该医院连续第21年在全美医院综合评比中排名第一。医院和医学院在同一地点,医院专家大多是医学院的教授,而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教授和研究人员中先后有二十多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在医院餐厅就餐时你的邻座就有可能是诺贝尔奖得主。
 

  在约翰·霍普金斯,我主要学习神经内科领域。除了向专家学习一流的神经科学技术和科学的思维理念外,保护患者、与患者平等交流,也是我学习期间最重要的感悟和收获之一。刚到医院,需要通过考试才能申请到临床学习,而考试的第一项,就是尊重患者隐私。医生不能随便将患者信息透露给其他医生或其他不相关的人员,即便需要做临床科研,也必须提前跟患者沟通好,签订知情同意书,而我作为外来医生,也必须跟随导师一起出诊,没有私自会见患者的权利。
 

  肠胃病及肠胃外科
 

  1.梅奥诊所
 

  2.克利夫兰医学中心
 

  3.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体验医生:周炜洵,北京协和医院病理科副主任医师
 

  体验医院:克利夫兰医学中心
 

  治疗强项: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等炎症性肠病及综合诊治肠病  世界上最健康的麦当劳在哪里?答案就是克利夫兰医学中心。
 

  2012年5~7月,我在医院“百人计划”资助下前往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学习胃肠道疾病病理。当时正值新院长上任不久,对医院进行“整改”,不允许麦当劳等快餐在院区营业,迫不得已,麦当劳单独和克利夫兰订了一份协议,大幅度提高食品中蔬菜比例,使用相对健康的油等,才得以保留。这种注重细节和对员工健康的关心,让我从另一方面认识到克利夫兰为什么是世界顶级医院。
 

  在胃肠病领域,克利夫兰从2003年就一直稳居美国医院排行榜中专科排名的第二名,是美国最早将结直肠外科与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全面整合的医学中心之一,也是世界主要收集遗传性结直肠癌病例资料的中心之一。
 

  学习期间,感受最深的就是它们的学科设置,国内是按治疗方式划分,而克利夫兰是按系统和疾病来划分,设立相应的治疗中心,譬如治疗胃肠疾病的消化疾病研究所,包括消化内科、胃肠道及肝胆胰腺外科以及内镜中心等多个部门,不仅方便患者就医,还可促进各科室的沟通协作。
 

  医院对患者的人文关怀也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有次和医生一起出诊,遇到一个9岁大的小患者,孩子一进诊室就开始大哭。医生和护士丝毫没有生气和不满,逗他开心,但孩子还是没有停止哭泣。过了一小会儿,一位护士牵来一只小狗和孩子玩,不一会儿孩子就不哭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小狗都是由医院的职工捐赠,主要在儿科和肿瘤科对患者进行安慰和陪伴。

 

  耳鼻喉科
 

  1.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2.梅奥诊所
 

  3.安德森癌症中心
 

  体验医生:王武庆,复旦大学附属耳鼻喉医院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
 

  体验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治疗强项:听觉恢复
 

  2011年,我作为访问学者去了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耳鼻喉科。世界上首例上半规管裂综合征SSCD(一种会出现听力下降、眩晕和耳朵有震动感的耳科疾病)就是在这家医院被发现的。
 

  说到上半规管裂手术,国内能开展的医院很少,目前只有我现在供职的医院做过几例,但这项手术在霍普金斯耳鼻喉科却是“小菜一碟”。正因为如此,来自世界各地的患者都会慕名前往。
 

  不仅如此,耳鼻喉科跟别的科室的合作也非常密切,比如一个听神经瘤,神经内科和神经外科都会参与手术,神经内科负责把每个神经监控起来,以免手术损伤神经,避免手术并发症,但是在国内要做听神经瘤的手术,并发症的发生率就比较多。
 

  耳鼻喉科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实验室,他们会把每个病人的所有病例资料保留,以便做基础科研和临床科研。医生的学习氛围非常好,医生们每天从6∶30到8∶30参加学习,然后才开始一天的工作。
 

  病人做检查时,在国内病人一般是看不到自己的检查过程的,但是在霍普金斯耳鼻喉科,患者可及时看到自己检查时的录像。因为医生看病是用显微镜或者内窥镜,显微镜和内窥镜装有摄像头,能让病人跟医生同时看到身体内部的检查情况。
 

  老年病科
 

  1.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2.梅奥诊所
 

  3.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
 

  体验医生:李海聪,中日友好医院中医老年科主任
 

  体验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治疗强项:阿尔茨海默氏症诊治及相关研究
 

  每个医生人手一台电脑、一部电话、一台呼叫器,病房的走廊两侧有很多备用电脑,医生查房时能随时查阅病人信息资料和检查结果,随时开医嘱或记录病情变化。这不是哪部美剧中的剧情,而是约翰·霍普金斯老年医学中心医生在病房中的工作常态。
 

  2012年2~5月,非常有幸能够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老年医学中心进行学习,首先感受到的就是这里便利、发达的信息管理系统,让医生更加便捷的进行病例交流和探讨。
 

  约翰·霍普金斯老年医学中心是美国国家老龄问题研究所(NIA)指定的阿尔茨海默氏症中心,在该疾病研究领域全球领先。
 

  三个月时间里,我主要在老年医学中心的病房学习,因此也真正体验到了先进而完善的“医疗转诊网络”体系。如果患者因急性心梗收治入院,首先会进入“急性病病房”,病情相对稳定,医生评估后转入“亚急性病病房”,随着病情改善,再转入Nursing Home(老年护理中心)和家庭病房。
 

  刚开始和主管大夫一起查房时,就遇到了一件让我很震惊的事情。主管大夫给一位患者检查完后就问他:如果你住院期间病情发展严重,情况危急时,是否需要实施胸外按压、心肺复苏、气管插管等抢救措施?在一旁陪伴的女儿对父亲说:这是你的权利,你自己做选择。如果在国内,医生这样问,患者肯定会被吓坏,而且家属也不理解,认为这样不吉利,但是在美国,患者习以为常,这是他们对待自己生命的权利。
 

  眼科
 

  1.迈阿密大学巴斯科姆帕尔默眼科研究所
 

  2.威尔斯眼科医院
 

  3.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威尔玛眼科研究所
 

  体验医生:陈跃国,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眼科中心教授、主任医师
 

  体验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威尔玛眼科学院
 

  治疗强项:黄斑病变、人工眼睛植入术
 

  2000年我师从世界著名的眼科病理学家曹安民教授,在威尔玛眼科学院做病理学的博士后研究。至今想起来,在那里学习的日子仍令我印象深刻。
 

  威尔玛眼科学院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下面的一个分支,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在华盛顿和纽约之间。
 

  威尔玛眼科学院最牛的要数眼底疾病和视网膜疾病了。现在我国很多医院都会利用光动力治疗黄斑变性,效果非常好,殊不知,威尔玛眼科学院就是这项技术的“开山鼻祖”。不仅如此,世界首例的人工眼睛的植入手术也是在这家医院开展的。最让我惊讶的是,当时我去这里学习的时候,他们一共有500多位职工,但是他们却只有15张病床。作为世界顶尖的眼科医院,这着实出乎我的意外。后来我才发现,虽然医院每天做很多手术,但是需要住院的却很少,因为他们的眼科手术效率和水平非常高,一般都不需要住院,除非是车祸眼外伤等严重情况才需要住院。
 

  那边的一个主任级的大夫可以一天看到100多个病人,因为他们的主任医师有很多助手和技术员,里面所有的技术员都在为其服务。技术员先接待病人,把相关检查安排做完,然后,主任再看诊断结果,效率是非常高的。
 

  风湿病科
 

  1.梅奥诊所
 

  2.克利夫兰医学中心
 

  3.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体验医生:邓晓莉,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医师
 

  体验医院:梅奥诊所www.mayoclinic.org
 

  治疗强项:系统性血管炎、类风湿关节炎等风湿免疫病
 

  第一例髋关节置换手术在这展开,第一次用糖皮质激素治疗风湿病……这些足以显示梅奥在风湿病领域的创新与权威。
 

  全球不少国家的富豪、政要及明星,千里迢迢来这里求诊。我是2012年有机会作为访问学者在梅奥学习的。这里多数患者,都是带着厚厚的诊断资料,来解决其他医院解决不了的问题。这里是解决疑难杂症的地方。
 

  风湿免疫病种类繁多,在梅奥,既有一些常见疾病的诊断,一些罕见疾病如复发性多软骨炎、灾难性抗磷脂综合征也不在话下。利用偏光显微镜对晶体关节炎进行明确诊断等技术,走在全球治疗关节炎的前列。
 

  令医生头疼的血管炎,在梅奥这里却可以得到很好的治疗。血管炎是血管有了炎症被破坏所致,但病因不明,类型多变。梅奥依托着高超的病理活检技术,配合先进的四肢小血管造影等影像学技术、PET-CT、核磁等的应用,往往能认清血管炎的真实面目;各种生物制剂也最先应用在梅奥的临床试验中。而国内治疗血管炎等风湿免疫病的生物制剂仅一两种,疗效极为有限。
 

  梅奥医疗水平高,离不开这里的明确分工与团队协作。有专门的秘书负责预约时间,专门的人员安排化验,还有专门的统计人员协助临床调查,而医生就只需负责为患者治病。在梅奥,医生就专注做医生的事儿,轻松还容易出成绩。
 

  肺病科
 

  1.梅奥诊所
 

  2.科罗拉多大学医院国立犹太医学研究中心
 

  3.克利夫兰
 

  体验医生:田欣伦,北京协和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
 

  体验医院:梅奥诊所www.mayoclinic.org
 

  治疗强项:呼吸科常见病、罕见病
 

  梅奥呼吸科的治疗之所以突出与他们得力的研究分不开。
 

  除了我们常常听说的呼吸科常见病外,就连我们国内很多地方医院的呼吸科大夫都没有听说过的罕见病,如肺弥漫性淋巴管瘤病、肺组织细胞增生症、IgG4相关肺疾病等,也都是这里的医生在全世界最早报道的。
 

  我想除了因为这里的医疗水平高外,这里的贴心服务也是成功的一部分原因吧。梅奥诊所的门诊大楼用豪华来形容一点不为过,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让患者减轻心中的压抑。
 

  呼吸科诊室不大,仅5~6平米,患者的座位是沙发,诊室内有电子血压计,墙壁上有吸氧装置。诊床真是值得称道:只有我国协和医院院诊床2/3的长度,患者可以坐在上面,头侧的诊床可以0~90度抬高,方便不同体位的检查。如果患者需要平卧,诊床足侧下方的小桌板可以抽出延长。墙上有美丽的风景画,看了让人赏心悦目。
 

  梅奥诊所的呼吸和危重症科队伍庞大,危重症部分包括MICU、呼吸ICU、麻醉及外科ICU、创伤ICU、心脏ICU、移植ICU、神经ICU和儿科ICU、血管ICU九个部门,均隶属于呼吸及危重症科。
 

  梅奥的呼吸科一名医生每个工作单元仅看2到6个患者,每名患者都会得到最详细和耐心的解答,这样充分的交流在美国的其他医院也很难做到,因为这样的医患比例将造成医院的亏损,那么梅奥是如何维持运转的呢?
 

  梅奥是美国最早的非营利性医院之一,医院收入的一半左右来自病人捐款,另外还有政府拨款及科研经费。因此这里才能做到医生的收入与看病人的数量无关,目标是病人满意,而不是医院赚钱。在梅奥大楼的一层,有一面墙上都是捐款巨额的患者或其家属姓名,医院员工随时恭候患者的捐款。
 

  泌尿科
 

  1.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2.克利夫兰医学中心
 

  3.梅奥诊所
 

  体验医生:胡小鹏,北京朝阳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
 

  体验医院:霍普金斯医院
 

  治疗强项:肾移植、前列腺癌
 

  在霍普金斯院史展览馆里,映入眼帘的是许多对医学发展的开创性贡献:橡胶手套在手术中的使用、紫外线消毒的临床应用、心肺复苏技术和肾透析模型的建立、口服避孕药的发明……其中任何一项在医学发展史上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泌尿外科就是最早在这里建立起来的。
 

  要说这里什么病治得最好,恐怕是前列腺癌。因为在美国,泌尿系统疾病发病率最高的是前列腺癌,中东石油大亨们患上前列腺癌后都会选择在这里治疗。
 

  该院器官移植中心已经成为全美乃至全球所做肾移植手术难度最大的中心之一。翻看历史,这里开创了许多肾移植术的先河:世界首例腹腔镜活体供肾切取术、世界首例腹腔镜活体供肾切取经阴道取出术、世界首例“多米诺”肾移植、供肾低温保存68小时后移植成功的世界纪录……

 

  康复科
 

  1.西北大学芝加哥康复研究所
 

  2.凯斯勒康复研究所
 

  3.赫尔曼纪念医院
 

  体验医生:舒彬,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康复医院副院长,教授
 

  体验医院:西北大学芝加哥康复研究所
 

  治疗强项:神经控制假肢
 

  去芝加哥康复研究所访问是3年前的事了。西北大学芝加哥康复研究所非常有名,成立于1954年,从1991年开始,连续20多年,一直排名美国康复医院的榜首,世界上第一例神经控制假肢就是由这家医院研究成功的。
 

  芝加哥康复研究所的研究机构非常庞大,有许多实验室,如运动控制实验室、神经康复实验室、虚拟技术实验室、康复机器人实验室、步态分析实验室等,这些实验室很少从事纯基础研究,而是与临床紧密结合,根据患者的功能障碍部位、程度等,设计、制造个性化的辅助器具、训练器械等。
 

  与我国很多人不重视康复的情况不一样,这里物理治疗师、作业治疗师、言语治疗师、呼吸治疗师等基本都是硕士、博士毕业,每位治疗师都能根据患者的伤情,实施个性化的康复治疗。

   更多访问学者相关信息,请关注我们访问学者或者拨打我们的免费咨询热线400-801-8636.